长沙不孕不育_第三代试管婴儿_辅助生殖技术-湖南乐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137 1351 8172

友情链接: 

搜索

Copyright © 2018 湖南省乐孕生命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801140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SEO技术支持:智优营家

关注乐孕手机网站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雅医院斜对面
电话:137 1351 8172
传真:leyunwenhua1@126.com

 

关注乐孕微信

联系乐孕

乐孕文化

医疗产业新视野:美国试管婴儿成功率未必比中国高

浏览量
【摘要】:
从2013年开始,国家部分放开二胎政策,到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到目前只增加了100万人口。  事实上二胎政策的放开,也令我们面临着尴尬,一类人群不想要孩子,另一类人群想生孩子但已过了黄金生育年龄,同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能生育,需要辅助生殖治疗。  如果从世界范围内看不孕不育率,因为人种不同,各国情况也不同,中国不孕症的发生率大概在10%—15%,也就是说每7到8对夫妇中就有1对不能正常怀孕,这使得
从2013年开始,国家部分放开二胎政策,到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到目前只增加了100万人口。 
 
事实上 二胎政策的放开,也令我们面临着尴尬,一类人群不想要孩子,另一类人群想生孩子但已过了黄金生育年龄,同时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不能生育,需要辅助生殖治疗。
 
 
如果从世界范围内看不孕不育率,因为人种不同,各国情况也不同,中国不孕症的发生率大概在10%—15%,也就是说每7到8对夫妇中就有1对不能正常怀孕,这使得国家层面面临着生育的挑战。一些待孕人群纷纷前往美国寻求辅助治疗,但我觉得美国的成功率未必比中国高。 
 
随着不孕不育人群的大幅出现,中国试管婴儿市场迅速发展,市场应该已经超过1180亿元。同时学术研究方面,已经走在行业领先地位的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正在研究部分特异反应现象的患者,如果成功,这将是全球首个研究发现,也将促使这一医疗产业的快速、健康发展。 
 
世界首个发现 
 
应该说,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部分人群生育出现问题,近些年远赴美国实现生育目标几乎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当然,这一现象火热的背后有中间服务商们的鼓吹功劳,使得部分家庭一味觉得国外的试管婴儿技术是“救命稻草”。有的家庭,甚至举债数十万,也未成功生下孩子。这正常吗?或许我无法直接回答,但我可以告诉大众一个正常的辅助生殖科学发展逻辑。 
 
新三板智库研究测算,假设在二胎政策放开的背景下,以2016年有5000万不孕症患者算,每年有约 5%(即250万)不孕症患者采用辅助生殖技术妊娠,接受人工受精、试管婴儿的人数比重约为1:4,且每位患者每年接受2个周期的人工受精/试管婴儿,则全国每年人工受精、试管婴儿的周期数分别为125万例、375万例,因此辅助生殖手术总周期数为500万例左右。由人工受精、试管婴儿每周期平均总治疗费分别为0.5万元、3万元推测,中国辅助生殖市场空间约为1180亿元。 
 
到2008年,中国已经成功出生3万多个试管婴儿。2016年3月份,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表示,中国经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生育手术。 
 
辅助生殖包括试管婴儿(IVF )和人工授精,目前众多人群选择试管婴儿。试管婴儿即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等人工助孕技术,是一项结合胚胎学、内分泌、遗传学以及显微操作的综合技术。试管婴儿依据核心技术的不同,分为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试管婴儿。第一代帮助解决了女性不孕问题;第二代帮助解决了男性不育问题;第三代的出现帮助实现了优选优生优育。 
 
而目前,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正在收集特殊病人的标本做研究,如果能发现新特殊表现,这一成果将成为世界首个发现。 
 
生殖医学领域最早将病人按分类管理,大致分为三大类,正常反应、低反应、高反应。 
 
卵巢高反应是指卵巢对Gn的刺激异常敏感,超出了所预期的可调控的范围与合理水平。卵巢低反应是卵巢对促性腺激素刺激反应不良的病理状态,是卵巢老化的表现。卵巢正常反应是最好的表现,其又分为两种,一种是真正的正常反应,另一种是亚临床正常反应。在亚临床正常反应里有一部分病人存在受体多肽性,李媛团队的用药是FSHLH,这部分病人可能因存在受体多肽性问题,导致对药物的反应不同于其它人,从而引出来的问题就是患者对于常规方案的反应并不好。 
 
中国成功率不比美国低 
 
从全球不孕不育的人群结构看,中国需要辅助生殖的人群平均年龄较低,美国的这一人群平均年龄较高。而中国只有30%到40%的人接受治疗。 
 
从成功率角度来看,社会上的说法是,国内普遍看到的成功率在30%左右,美国的成功率则达到80%左右。 
 
专业领域内来看,目前,国内的学者们并不服气美国生殖医学界号称的成功率比中国高。上述说了,部分是国内商业机构的鼓吹,部分是统计方面的问题。 
 
如果论成功率,就要看成功的途径标志,如究竟是以每取卵周期的成功率算,还是移植中心的成功率算,这两者并不一样。而这也是,我并不公开赞同众多希望生孩子的夫妇远赴美国的原因。 
 
我们发现,美国生殖中心做完胚胎筛选后,才将所谓的正常胚胎给病人移植,但现实中是很多病人得不到胚胎移植。而中国未做胚胎筛查,是从取卵周期算,因为被淘汰的胚胎未必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觉得,美国生殖中心如果从取卵周期来算的话,他们的成功率未必比中国高。要知道美国生殖中心还淘汰了一部分病人,而且筛查选出的胚胎未必是正常的,因为存在嵌合体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不代表胚胎本身。反过来看,即使有嵌合体的异常,胚胎发育过程中都有自我修复自我纠正的能力,美国生殖中心把一部分有自我修复自我纠正能力的胚胎费掉,这是他们技术的问题。 
 
事实上,也因为这一嵌合体的问题,中国生殖学界对这一技术存在较大争议,一派认为可以筛查,另外一派认为不能筛查。但世界上第一例试管婴儿才40岁,中国的第一个试管婴儿也才30岁。 
 
所以就这一门学科来看,辅助生殖医学有着更多的疑虑待解,也有待时间的考验。
 
到底应该从取卵周期算还是移植中心的成功率算,业界还在争论。但我,包括国内的一些学者们不认同美国生殖中心所说的成功率比中国高的说法。 
 
平安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6年,全球已有超过700万名试管婴儿,复合增速保持在10%-15%。2016年,全球试管婴儿市场规模达122亿元,预计到2019年达185亿元,复合增速15%。试管婴儿的治疗费用主要包括体外受精、胚胎移植(51%)、药物(34%)、检查(10%)、保胎验孕(5%)四部分,按平均费用1.5万元到1.6万元计算,全球试管婴儿潜在市场规模高达2250亿元到2400亿元。 
 
医学中心最高的宗旨就是患者利益最大化,怎么做到让患者在少花钱少花时间的前提下,更早的获得理想的妊娠,抱一个健康的孩子回家,是医学中心成员们努力的终极目标。
 
团队成员们做临床研究也好,基础研究也好,流程改善也好,患者教育也好,所有这些都是为减轻患者经济压力、提高成功率、关注安全性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