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不孕不育_第三代试管婴儿_辅助生殖技术-湖南乐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17788977545

友情链接: 

搜索

Copyright © 2018 湖南乐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801140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SEO技术支持:智优营家

关注乐孕手机网站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湘雅医院斜对面
电话:17788977545
传真:leyunwenhua1@126.com

 

关注乐孕微信

联系乐孕

乐孕文化

思考人工辅助生殖技术

浏览量
【摘要】:
科技的进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被视为本能的生育领域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都源于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发展。
  2019年4月15日,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郑萌珠,生下一名男孩。31年前,郑萌珠在北医三院出生,是国内首个试管婴儿。郑萌珠后来上了大学,选择了学医,毕业后到北医三院工作,成为生殖医学中心的工作人员。如今,曾经的小女孩也长大成为了母亲,她的孩子也同样在北医三院出生,这在我们感慨传承的同时,也引发了我对试管婴儿——人工辅助生殖技术的思考,因为它本身的存在一直存在争议。
 
思考人工辅助生殖技术
 
  一直以来,生物繁衍、生儿育女被看做是最顺其自然的事情。但是,科技的进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被视为本能的生育领域也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都源于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发展。最初是在医事法课堂上的邂逅,让我对它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不禁让我回想到去年轰动一时的67岁双胞胎妈妈张阿姨的事例。该失独母亲远赴台湾通过试管婴儿成功受孕怀上双胞胎,但是却遭遇了产检难、医院拒收的现象。该事也在网上发酵引来众多网友批评,被骂自私的妈妈很是困惑,“就是喜欢孩子,咋跟罪人一样了?”
 
  无独有偶,8年前,同样有一名产妇面临如此难题,她就是当时最高龄产妇盛海琳。来自安徽合肥的盛海琳,因为独生女儿以外煤气中毒去世成为失独妈妈。在巨大打击之下,她做出重大决定,她要再次生育。盛海琳曾经是医生,她通过药物药物调理恢复了月经,并通过试管受孕成功怀上一对双胞胎。看似顺利幸福的表面背后是要忍受超越常人的痛苦。当时已经60岁的她已经几乎不可能正常受孕,她向同事、战友四处求助,先后去过安徽、江苏、上海、北京等各大医院生殖中心咨询。“诉说自己的遭遇和再生一个想法时,真的是四处碰壁,专家们都是委婉地拒绝了我,他们觉得我的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盛海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让她特别憋屈的是,好不容易通过电话预约挂上了国内某知名专家的号后,自己被一连串质问。“那位专家身后围了十几个徒弟,徒弟们听到我的遭遇后很多落泪,专家却冷若冰霜地反问我,你这种想法太自私,有没有想过会违反伦理道德,我说怎么违反伦理道德,我用的是我丈夫的精子。专家又问假如生下来了,你将来死了,孩子怎么办?有没有为孩子考虑过?”即便如此,她最终还是生下了孩子,打破当时记录成为最高龄产妇。如今,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
 
思考人工辅助生殖技术
 
  这样的事例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为什么会存在如此争议呢,孩子的到来不是应该值得开心吗?这背后折射的是人们立场的不同。
 
  一些律师表示,生育权是项基本人权,即便是大龄女性也完全有权自行决定是否怀孕。按照我国法律的基本原则,民事行为是属于“法无禁止皆可为”,即只要没有法律禁止性规定,公民可以自由行使生育权。所以,我国妇女完全有权利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自主决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而不受他人的干涉;
 
  而医院方面表示,生育权的自由行使,应是建立在理性斟酌和客观考虑的基础上。在67岁高龄怀上双胞胎,并且患有妊娠高血压的张阿姨应该被划入“红色”(高风险)孕产妇。患有重度妊娠高血压的产妇,在怀孕过程中极有可能会出现蛋白尿或水肿等症状,病情比较严重还可能出现头痛、视力模糊、腹痛等情况。如果她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的话,甚至可能会产生全身性痉挛、昏迷、心肾功能衰竭的症状,情况严重者可能危及孕妇和胎儿生命。由此看来,争议双方都是为了患者考虑,但是由于角度的不同,所持的态度就相差甚远。除了对患者本身健康的考虑,还有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本身存在的争议,主要就是对道德伦理观念的冲击。
 
  那究竟什么是人工辅助生殖技术,为什么它的存在会带来如此争议呢,下面进行详细的说明。
 
  01
 
  什么是人工辅助生殖技术
 
  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是指人类运用现代医学高科技手段来代替自然生殖过程中的某一过程或全部过程。此类技术可在一定程度上治疗不育夫妇以达到生育的目的,也是生育调节的主要组成部分。包括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精液冷冻、胚胎冷冻等技术。
 
  人工授精是指通过非性交方式将精液放入女性生殖道内,以达到受孕目的的一种技术。根据所选用精液来源不同,分为丈夫精液人工授精和供精者精液人工授精。这是一种用人工的方法把精子注入到女方的体内,让它与卵子相结合后达到妊娠目的的生殖技术。而所使用的精子来自丈夫称AIH,其他供体称AID。
 
  体外授精是一种能够使卵子和精子在试管中结合并且形成胚胎,进而植入到子宫妊娠的生殖技术,也叫做“试管婴儿”。上述两位失独妈妈都是属于这种情形。体外受精细分又可以分为胚胎移植、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
 
  02
 
  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应用中的困境
 
  1、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滥用对社会道德的挑战人工辅助生殖技术中的人工授精具有的市场大,容易引起精子的商业化,由此带来精子质量难以保证、一人精液反复使用引起乱伦等问题,造成道德的滑坡。除此之外,精子的市场化可能导致供精者出于经济的压力而隐瞒自己的身体疾病去供精,有可能把病情传给通过人工受精出生的子代。
 
  2、在家庭关系中,会冲击到亲子关系,因为传统观念非常强调血缘。有学者担心依靠人工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有遗传父亲和养育父亲,会遭受来自他人的嘲笑,给其身心带来伤害。
 
  3、代孕商业化。尽管我国代孕行为还是非法现象,但是国外不少国家都已经成为合法行为。代孕交易过程中,接受代孕委托的女性把自己的子宫当作了商品租借给了他人,这就辱没了人的尊严,裹读了生命的神圣性。代孕现象带来一系列法律问题,比如计划生育、抚养权、继承权,生殖犯罪等问题;另外,如果穷人都迫于经济需求来为富人代孕,无形中就加剧了社会不平等、有失社会公正。
 
  4、孩子们是否享有知情权。每一个应用辅助生殖技术成功孕育孩子的家庭都必须面对一些问题:是否应该告诉孩子他的真正出生方式;孩子是否具有寻找自己遗传性父母的权利;如果选择隐瞒,是否剥夺了孩子对生命基本权利的知情权;如果揭开真相,又是否影响家庭亲子关系的和睦等等。
 
  个人思考
 
  作为一种医学手段,辅助生殖技术攻克了不孕不育的难题,为无数难以生育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尤其是在中国这样传宗接代思想根深蒂固的国家。它维护了不孕不育患者的生育权,提高了他们的生命质量。前面所说的两位双胞胎妈妈,她们的行为确实带来了很多争议。但我认为,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否定她们的生育权。张阿姨曾说,失独的时候没人管过自己,是她好不容易才替自己找到一条出路,最后没想到却被医院“封杀”。这是多么心酸的声音啊!医院基于高风险的考虑不敢轻易接收可以理解,但是还是要充分尊重患者的自我决定权。
 
  除此之外,一切关于商业化的担心都可以通过法律法规予以规制,我认为这不应该成为阻碍这项技术发展的原因。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因为不够完美而予以完全否定,我们可以做的是怎样做让它变得完美。我国著名生命伦理学家邱仁宗认为在女方不能怀孕的前提条件下而“代孕母亲”又不是出于追求经济利益的动机时,那么,在道德上是容许代孕行为的发生的;侧配子或胚胎冷冻技术则可以帮助准备采取绝育措施的夫妇保留生育能力,为他们打消后顾之忧;还有通过限制捐精次数来防止乱伦现象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去规制的。
 
  结语
 
  对于新兴事物,我们要保持充分宽容的态度,勇于应对伦理难题的挑战。比如,输血技术和器官移植刚出现时也曾掀起轩然大波,遭受强烈的质疑与反对,但事实证明当初饱受垢病的技术迄今为止拯救了不计其数的病人,造福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虽然在当下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但是未来它对人类的贡献也将是不可估量的,关键在于我们应该平静应对挑战,规范引导技术的理性发展。